文章內容
變成僵尸的毛毛蟲

發布時間: 2013/3/9 20:56:11  被閱覽數: 2821  次 來源:未知
文字 〖 自動滾屏(右鍵暫停)

  僵尸!僵尸來了!它們的頭腦已被操縱,肉體千瘡百孔,只要稍有動靜,就會瘋狂攻擊周圍的一切東西!這不是恐怖電影,也不是游戲,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。只不過,故事的主角是一條毛毛蟲。
毛毛蟲之所以變成僵尸,是因為它受到寄生黃蜂的侵襲,達爾文曾經哀嘆,如果上帝真是仁慈的,他怎么會造出寄生黃蜂?有的寄生黃蜂會把毛蟲的神經節蟄傷,使之癱瘓,讓她的小寶寶活生生地吃毛蟲肉。而我們故事的主角,確切地說,是刻絨繭蜂屬(學名Glyptapanteles)的幾種黃蜂,更勝一籌,她會在毛毛蟲體內下八十多個卵,黃蜂幼蟲靠吃它的肉長大,最后幼蟲鉆出毛蟲的身體,在附近結繭。此時毛蟲還沒有死,它守在黃蜂繭的旁邊,如果有活物靠近,不管是誰,它都要瘋狂地搖頭晃尾,把它們嚇走,保衛黃蜂主人的安全。它被黃蜂操縱了,成了一個黃蜂的僵尸保鏢,一個半死不活的東西。
  真是殘酷而精明的手段。黃蜂那小得可憐的腦,真能完成操縱毛蟲這一壯舉嗎?在神奇的自然界里,《生化危機》的戲碼并不罕見,有許多不幸的生物被變成了傀儡,而傀儡的主人可能頭腦并不聰明,甚至連頭腦都沒有。
  麥地那龍線蟲(學名Dracunculus medinensis,順便說一句,應該讀做麥地那 | 龍線蟲,而不是麥地那龍 | 線蟲)看起來就是一條細細的白線,比一支鋼筆要短一些。麥地那龍線蟲可以寄生許多哺乳動物,包括人類,在印度、西南亞、西亞和非洲,有幾百萬人感染這種寄生蟲,在中國則以蹂躪家畜為主。
  就像青蛙的小孩要在水里生活,而長大的青蛙要在陸地生活一樣,許多寄生蟲在成長過程中,都要換換環境來生活。麥地那龍線蟲的小孩必須在水蚤(細小的水生動物,跟蝦和蟹有親緣關系,有些可以當魚飼料)體內發育,而成年的寄生蟲生活在哺乳動物體內。為了達成目標,麥地那龍線蟲會控制它的宿主。被寄生的動物(包括人),會瘋狂地想泡冷水,宿主在池塘或河溝里浸浴時,寄生蟲們就會爬出體外,產卵,然后發育成幼蟲,鉆入水蚤體內。
等到另一名哺乳類受害者喝水時,不小心喝進了寄生蟲的水蚤,麥地那龍線蟲就會從腸子鉆入哺乳動物體內,長大成熟,然后驅使它來到池塘邊,泡水,開始一個新的循環。
毛蟲是怎么被黃蜂操縱的,目前還是一個謎,然而麥地那龍線蟲的操縱原理已經真相大白,而且很簡單,被寄生蟲感染的人,皮膚會潰爛、起皰、發燙,渴望能泡到涼水里降溫,這就合了寄生蟲的下懷。
操控僵尸是一門極其聰明而且冷酷的技巧,似乎不是沒有大腦(只有一些神經細胞)的寄生蟲應該通曉的。然而請注意,蜜蜂不懂幾何學,蜂巢的結構卻足以讓每一位數學家傾倒,極其復雜的行為可能僅僅是出于本能,是寫在DNA上的,生來就會的技巧。這技巧可能像蜜蜂造巢一樣精巧靈妙,也可能像黃蜂的趕尸術一樣恐怖而殘忍。不僅腦小的黃蜂和無腦的線蟲,非動物也曉得操縱僵尸的秘籍。剛地弓形蟲(學名Toxoplasma gondii)是一種單細胞原生生物——不是細菌也不是動物,而是變形蟲的遠親——它的小孩可以在許多哺乳動物(老鼠、豬、牛、人)體內生活,但一定要在貓科動物體內才能發育成熟。人們可能從弓形蟲寄生的肉,或者貓糞里染上這種寄生蟲。全世界超過一半的人都是弓形蟲的宿主,你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! ∵好,弓形蟲通常都被人體的免疫系統壓制,宅在人體細胞內,很少出來興風作浪,除非你的免疫力特別虛弱——比如艾滋患者或胎兒(所以我們說孕婦不宜養貓),否則弓形蟲對你是無害的。
  這樣說來,這種寄生蟲好象很無聊,既多見,又無害,被它寄生你甚至都沒有感覺。耐心一點,精彩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。老鼠被弓形蟲寄生之后,會變得非常大膽,到光天化日之下亂跑,而且喜歡——居然喜歡——貓尿的臭味!這真是了不起的操縱術,就像麥地龍線蟲讓它的宿主去泡水一樣,弓形蟲想讓老鼠快點進入貓的體內(確切地說,是胃內),好讓自己也搭便車進入貓的體內,盡快長大成熟。
如果寄生蟲能操縱老鼠,那么它能不能操縱人呢?有些科學家認為,被弓形蟲寄生的人比較“神經質”,也許寄生蟲改變了他們的性格?這只是猜想,還未成定論,但這么想想是很刺激也很有趣的。也許這世界上有30多億人都受著原生生物的驅使而不自知,也許你我就是其中的一員。也許我們都是弓形蟲的傀儡,自認為是自己的主人,實際卻是單細胞生物淫威下的行尸走肉?這世界上還有比弓形蟲更小,更簡單的操縱者,狂犬病就是其中一種。瘋犬會變得性情狂暴,口水飛濺,見誰咬誰,這對疾病的傳播當然是很有利的?袢∈怯刹《疽鸬,而且是RNA病毒。從RNA這個名字,你應該能猜到它是DNA的親戚。DNA上寫的是制造生物體的配方,RNA也可以用來書寫配方,但RNA分子太小了,就好像一張紙寫不下整部《辭!,RNA不能用來寫人類這樣復雜的生物配方,只能書寫簡單的病毒配方。病毒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生命,它們不呼吸,不吃東西,沒有細胞,當然更沒有頭腦。它并不知曉操縱生物體的秘訣,讓狗(或人)流口水,亂咬、發狂的秘訣,全都寫在它的RNA上。英國的動物學家道金斯(Richard Dawkins)創造了一個詞,叫做“延伸的表現型”(Extended Phenotype)?茖W家把一個生物(或病毒)的生命配方(DNA或RNA)稱為“基因型(genotype)”,配方塑造而成的身體則叫“表現型(phenotype)”,問題是,生命配方造出的表現型,有時并不體現在生物本體之上。蜂巢和蜜蜂的軀體一樣,是蜜蜂DNA塑造而成,但蜂巢并不是蜜蜂身體的一部分,道金斯把這種現象稱為“延伸的表現型”。黃蜂把毛毛蟲變成僵尸,實際上也是“延伸的表現型”,黃蜂DNA越俎代庖,去支配毛毛蟲的身體,背后興風作浪的,仍然是黃蜂的生命配方。
  眼界放寬一點,其實被病毒的RNA操縱,和被我們自己的DNA操縱,并無什么不同。
太平洋鮭魚生活在海里,在它們成年之后就要沿河流上溯,越過急流險灘,躲開熊和雕的尖爪,還要跟同類搏斗,最后死在河流的源頭。在死掉之前,它們會做一件事——產卵。對于鮭魚自身來說,上溯到河流里的行為無異自殺,但這樣做是為了繁殖,對于基因的傳遞是有利的。我們也免不了受到DNA的操縱。太監活得比一般男人更長,但有幾個男人愿意為了長壽走這條路?DNA我們產生了強烈的繁殖欲望,讓我們只能被DNA牽著鼻子走。
  說到這里,你也看出來了。鮭魚(或人)與瘋狗唯一的不同之處是,操縱狗的是狂犬病病毒的RNA,而操縱鮭魚的是鮭魚自己的DNA。生命配方造了生物的身體還不滿足,它還要操縱它,驅使它做出對基因有利的事,這一點和狂犬病病毒無異。
  也許我們比毛毛蟲幸運一些,不是黃蜂的奴仆,但不論毛蟲還是人類,寄生蟲還是宿主,生物還是病毒,生命配方制造的身體,說到底,都是生命配方這個僵王博士的奴仆。

 


相關新聞
北京滅蟲,殺蟑螂公司,北京滅蟲公司,專業除蟲,專業滅蟲
北京滅蟲,專業除蟲,專業滅蟲

中泰興盛logo

版權所有:北京中泰興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京ICP備19029720號

殺蟲公司 除蟲公司 滅蟲公司 北京殺蟲公司 北京除蟲公司 北京滅蟲公司 消殺公司 消毒公司

两码中特图片